• 教育部批准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 广东理工学院与锦绣控股集团联合办学 江西唯一由本科院校与知名企业共建的高校 投资十亿按本科院校打造现代化校园

频道

“我看十九大”征文精选:我是人,学做党


陌生人在我们眼里和心里是一样的,若令计划站在权力的巅峰位置,我们仰望、羡慕与崇拜,若令计划跌落在权力的底层,我们鄙视、仇恨与攻击。从此来看,我们总愿意相信眼里的权力,进而相信权力衍生的地位与财富,并心甘情愿地附庸着这些相信引发的不公平与不平等。我们是人,走向极端的社会人,根据社会的附加条件来做自己。显然,我们的信念终抵不过欲望,终究很难传承至永恒,所以,敢于突破权力思维的禁锢,忠于自己的方式创造价值的人也就是伟大了。

我是人,正慢慢地从伟大堕入平凡,我开始向社会索取名利,向生存争取时间,恐怕距离自己都讨厌的模样不远了。也许,人只有做出顺从的选择才会活得容易,就比如我们会扮演各自的角色来争取活着的资格。有的角色是暂时的,有的角色却要伴你终生,许许多多的角色不是天生就会的,大多数都要后天用心去学,有的人一辈子也学不会,有的人一下子就学会了。而很多角色从前是没有的,就像共产党员,因开天辟地,因民族复兴,成为中国人民渴盼做成的角色。中国共产党给了我们独立的民族与富强的国家,他和我们同甘共苦,共创新时代,所以我们选择相信,并且笃定着凭借这样的身份来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必然的。我们不得不承认,党在我们心中留下的美好多于丑陋,而中国人已经相当习惯这个统治中国的政党。尽管我们鄙视着某些作威作福的腐败官员,但我们也由衷地对其表示钦佩与羡慕。

党的荣耀在漫长的95年岁月中一点点积累,而其与人民的血脉联系则逐渐稳固在命运关联上。共产党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光荣、也最呼吁的身份,获取此类身份终将影响一生的走向,做人会在做党中找到舒适的未来,或许很多人从一开始就犯下了入党的致命错误。趋利避害是最根本的人性,很多人学做党带有很强烈的利己目的,也或者是顺从这个社会的入党潮流。我是人,在学做党的过程中,我根本分不清自己这是为了就业便利,还是因为不想不合群,甚至是相信我会在这样的身份中创造崭新的人生价值。

是非对错,在你我眼中仅仅是胜负得失的反映,就连共产党员的好与坏也被归纳在社会的主观判断上。学做党是我们有限生命的重担,做合格的党则提出更艰巨的要求,承担巨大的责任反而会诱使我们走向贪图享乐的极端。人一念生而万恶作,很难区分党员身份带给自己的究竟是荣耀还是灾难,比做党更深刻的命题向我们提出,如何做合格的人,如何在接受社会的影响中不忘初心地做自己。任何人都怀揣梦想,但梦想绝不是为了目标而遗忘自己最初的心,想必总是有人希冀凭着自己的不平凡贡献社会,创造价值,改变世界,然而,许多人就在痛苦的责任承担面前失去自我,失去方向,也失去生而为人应当拥有的梦想与勇气。就像今天的我们不可救药地迷恋权力,依赖权力,一个人若像令计划就此失去权力,他的一生注定会是悲剧,却很少有人对他犯下的罪恶感到恶心,我们有时和这类人一样坏。

做人执着的是得失,而非对错与善恶。任何时代都不例外,包括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向革命胜利的三十多年,那时也没有绝对的对错观,仅仅是因为广大人民最根本的得失——生存无法满足。人注定带有悲哀的平凡,选择跟着社会的总体趋势而做乖宝宝,可是,我们穷极一生追求的结果不该是那棺材里安详入睡的尸体,而应当从黑暗走向光明,追随永恒!画人画面难画心,人生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学习,我像个婴儿吮吸社会的营养,很多事情我们不想去做,可生存就逼迫着我们去学,但人生也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探索,社会给我们影响,可路在何方应由自己选择取舍。

我不想对不起自己,也不甘对不起社会,也许,我已经到了学做党至关重要的抉择环节,是继续依赖着此身份逃避痛苦,还是掌握此身份,进而战胜苦难,战胜内心的恶魔,我的选择会让我的一生就此改变。事实上,每个人都要做出此生无愧于心的选择,去追寻比做共产党员更重要的人生作为。由于我们总想着与社会希冀的步调一致,生命的等同值仅仅是生命,很难升级成人生了。(作者:曹瑞东)